孤独成茧。

查看个人介绍

存档灵魂:

清晰的过去——我心中,面对断崖的窗口。我离开自己,跟踪这个吞吞吐吐的句子,石头和山羊的小路......我沿着这条,仅仅由反光和阳光通过的地界,去迎接我自己。时间是一个玻璃球。瞬间的鸟儿,从这些字的密枝间飞入。太阳在我的文章上吮吸阴影。在墙壁——不是石头的:由记忆筑起——可以通过的树丛之间:树干间的反光和风的呼吸......静止变成了它本身。时间流而不动,既消失又停留。


【墨西哥】奥克塔维奥▪帕斯

 

用心灵听到
比阴影还密集的思想的脚步,
比脚步还密集的思想的阴影,
那是在回声的路上,
那是记忆创造和抹去的回声,
它不胫而走,
走的是现在这条路,
现在是一座桥把一个字和另一字连通。

像蒙蒙细雨洒在火炭上
我心中的脚步
像化为空气的地方前进。
名字:在一次停顿时
消失在两个字当中。
太阳在我们所说的瓦砾上
行走,在这一页上
天色朦胧刚刚黎明,
太阳便将一段段之字夷平,
太阳打开我的前额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心中
面对断崖的窗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离开自己,
跟踪这个吞吞吐吐的句子,
石头和山羊的小路。
言语在阴影中闪光,
音节的黑色潮汐
淹没了写字的纸,

把它们那墨水的根
埋在语言的地底。
我从我的额头里
走向时间那么大的中午。
婆罗门教徒几个世纪
对围墙的垂直耐心发动的袭击
比预感和感觉之间
那种短暂的思想交叉还短暂。
不是哪里也不是这里:
我沿着这条
仅仅由反光和阳光通过的地界
去迎接我自己。
时间是一个玻璃球。
我走进一个被遗弃的庭院:
一颗欧洲的白蜡树的幽灵。
树枝间传来风的
绿色喊声。

另一边空空的一片,
未结束的、受到文字及其犹豫
威胁的庭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午:
绿色的火焰,院子里的树林。
最后的炭火在草中
发出阵阵劈啪声:固执的昆虫。

在黄色的草地上
一片光亮:秋天的晶莹的脚步。
几道反光的偶然聚合,
瞬间的鸟儿,
从这些字的密枝间飞入。
太阳在我的文章上吮吸阴影。
在墙壁——不是石头的:
由记忆筑起——
可以通过的树丛之间:
树干间的反光
和风的呼吸。
我们用空洞的名字——
虚无的名字——称呼的
无形的上帝,没有名字的上帝,
时间的上帝,作为时间的上帝,
从我写的枝叶间
走过。乌云

在一面中性的镜子上消散:
在形象的消失中,
灵魂已经无人占用,纯洁的
空间。
运动变成静止。
固执的太阳,钉着出神的时间的花冠。
讲水的语言的
水茎上的火焰
花朵是另一个太阳。
静止变成了它本身。
时间流而不动,
既消失又停留。
也许,
虽然我们都在度时光,
时间却不消逝也不停留:
它有第三种情形。

我来到我曾到过的地方:
随着窃窃私语行走,
用眼睛听到我心中的脚步,
窃窃私语是思想,我是我的脚步,
我听到了我思考的声音。
我想它们时它们也想我。
我是我的语言抛去的阴影。


评论
热度(16)
  1. 我的Xin中每天开出一朵花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2. 曰——书籍上的亡命徒啊,给我唱首歌吧。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 到 四点—佐钰
  3. 孤独成茧。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4. 苏衣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  脚踩的地狱只是天堂的倒影 唇角的故事也是时间的灰烬
  5. FOR.Y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 到 共鸣/lilychou🎵
    有些习惯是因为某些人而瞧瞧改变~ 比如说,三年前开始吃白巧克是因为有人说那个人身上有股白巧克力的味
 
©孤独成茧。 | Powered by LOFTER